足球醒目之十大震撼

不记得是92年还是93年,刚接触足球(惭愧),所幸看到的就是丰田杯。巴西圣保罗一队员,连续跑步颠球突进二十多米。

这该是年少的我见过的第一个震撼。巴西球员即兴发挥意识众所周知,因此,现在回想起来也淡了。只不过是我第一个震撼,因此入选。

邓加中场附近一脚外脚背直塞,只见身高仅1米68的罗马里奥瞬间启动,前后左右四名喀麦隆球员围住,拌也拌不到,拉也拉不到,铲也铲

之后的岁月,见过他对荷兰那脚漫不经心的弹射(踢过球的多注意这个词),见过他在众多高大后卫面前的偷偷抢位,见过他充满想象力的

之前只知道德国是卫冕冠军,强队,也不了解斯托依契可夫左脚的厉害。然而这场比赛改变了我对足球的看法。纵观整场比赛除了保加利亚8

号的落叶球外无可圈可点地方,奇怪的是我竟然为德国队无可名状的感伤。英雄迟暮,那是年少的我那时想到的唯一词汇。

第一次巴蒂,塔法雷尔挡了一下,还是进了。第二次巴尔博,塔法雷尔只是站在那里,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
高考前的我,为情所困,郁闷之至才深夜看的这场球。选它,仅仅是因为喜欢看意甲而已。不是巴乔,呵呵。

看惯了皮耶罗的萎靡,看惯了意大利几个工兵中场的无奈,看不懂的仍然是教练迟迟不换皮耶罗下去。

当巴乔的射门偏出门柱那么一点点,当看过巴特斯庆幸的表情,当瞧见布兰科望着巴乔的无奈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开始填满心底。

其实,有时候你都会问自己94年有没有可能巴乔故意射飞点球,有时候你会想巴乔这么老了为啥还这么拼命。

晚上停电,还好,楼栋管理员寝室不停。于是,越来越多的人挤在很小的范围,而我是站在后面的桌子上看的。

第一个点球射飞,我只是说运气不好。当博格看普击中门柱,更可怕的是还有一个点球来临,我有些矛盾的以为荷兰是否还会走酶运。

意大利半决赛的运气让我暗暗为法国队高兴,因为我知道,老天不会给一个人太好的运气。比如说94年世界杯半决赛,保加利亚本来有

震撼不仅仅来源于零角度的吊射(也请踢过球的朋友注意这时候的这个词),不仅仅是88年欧洲杯对德国的那脚精确的铲射,更来自于

看过此球这之后的很多年,甚至在大学的那几年,我都不厌其烦的给其他半球迷,不球迷讲解这个球。

当然,还有很多镜头不能忘记。阿斯普里拉在帕尔马大腿颠球的转身抽射,皮耶罗的凌空垫射,里瓦尔多在四名日本球员围堵中依然过完,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